网约车平台抽成越来越高?真实情况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

发布于 2021-5-8

文/关不羽

来源: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

传统出租车行业的份子钱形式上是司机缴费给公司,乘客对此可能不会在意。而平台分成模式中把本来隐性的三方关系显性化,乘客对信息透明化也就有更高的要求。

近日,媒体对网约车平台抽成的调查和评论引发公众关注。报道称,平台抽成少则 20%-25%,经常会在 35% 左右,有的甚至达到 50%。

事实真的如此吗?平台是否在网约车业务中赚取了暴利?这些现象值得探讨。

01

传统出租车企业的“份子钱”多少?

5 月 7 日,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在舆论风暴爆发后做出了回应,给出了平台抽成的细账。在“查账”之前,不妨先对出租车行业的企业盈利模式进行一个分析。

传统出租车企业的盈利来源是所谓的“份子钱”,即企业向出租车司机收取固定的车辆使用费,通常是按日或者月计算的。这种收费方式非常古老,老舍先生的名著《骆驼祥子》中记述的人力车车行主要就是如此收费的,这就是所谓的“份子钱”。而“份子钱”的称谓一直沿用到出租车时代。

份子钱的设定不考虑司机的实际营收,采取固定金额的收取方式,这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也只能如此。而“份子钱太高”一直是出租车司机中普遍的抱怨,新闻媒体对此也有过很多公开的报道。

据介绍,2013 年北京的一辆出租车月均运营收入约 16300 元,单班(一名司机)月缴份子钱为 5175 元,占运营收入的 31.7%。双班的份子钱为 8280 元,占运营收入的 50.8%。也就是说,司机收乘客 10 元车费,其中 3 到 5 元是上缴企业的。

这组数据来自 2013 年北京市出租车调价的听证会,非常可靠,而这次听证会并未对“份子钱”进行调整。也就是说,当时政府和公众对份子钱占司机营收的三到五成是认可的。

那么,份子钱占比如此高,传统出租车企业是不是因此牟取了暴利呢?并没有。听证会上,各方共同计算的结果是出租车公司每车每月的平均利润为 489 元,净利率仅3%。

北京传统出租车企业的盈利状况就是如此,也是比较有代表性的。然后,可以比较滴滴给出的平台分成的“账本”。

02

滴滴回应中的数据可信吗?

所谓平台抽成,就是乘客付费和司机实收之间的差价部分。平台抽成按比例,每一单可以清楚计算,而不是传统出租车企业“打包”在固定额度的“份子钱”内。

这种可以“一单一结”的抽成方式,比传统“份子钱”多了一个很重要的应用,那就是平台可以通过调节抽成比例,引导司机的经营行为。

比如,高峰时段、用车紧张的地段、恶劣天气等情况下,平台可以通过降低抽成比例来鼓励司机出车。那么相应的就是在车辆需求不大的时间和空间增加抽成,减少资源浪费。网络技术下的大数据应用,是网约车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技术升级。

▲2020 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比
▲2020 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比

滴滴在给出的解释中表示,“抽成高于 30% 的订单占总订单的 2.7%”。具体高抽成占总订单的比例多少姑且不论,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平台抽成差异化是存在的,有高比例抽成,也有低比例抽成。同时也说明,一些报道里说的抽成“经常在 35% 左右,有的甚至达到 50%”不太可信。

既然存在差异化的抽成,网约车的平台抽成总体水平还是要看全口径统计的平均值。滴滴给出的数据是,2020 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 79.1%。也就是说,平台的抽成比例略高于 20%。这高于 20% 的抽成里,有一部分是作为补贴给到了乘客。

这就可以得出初步的结论,滴滴的平台抽成比例整体上远低于传统出租车行业。

▲网络上常见的几种司机收入计算方式
▲网络上常见的几种司机收入计算方式

那么这个结论是否可信呢?这可以从网约车平台的净利率上进行验证。滴滴公布的网约车业务净利率是 3.1%,基本上和传统出租车企业持平。这个数据也基本可信。因为净利率是个加分项,滴滴没有隐瞒净利润率的动机。

由此看来,滴滴公布的解释应该是可信的,平台分成比例远低于传统出租车行业,整体处于正常水平。

03

抽成过高是误解,“变贵了”事出有因

那么,为什么有“平台抽成过高”的感觉呢?

形成“平台抽成过高”的误解,直接原因是差异化的抽成模式。毕竟大众对传统出租车行业“份子钱”的固定缴费模式印象深刻,对差异化的抽成模式并不熟悉。高抽成比例的单子曝光后,很容易被误以为这就是固定抽成比例。

正如滴滴所说的,“类似极端情况下的订单虽然占比不高,但是确实给司机师傅造成了困扰,比较容易被传播,让大家以为滴滴的抽成都高于 30%”。

▲乘客端和司机端计价规则
▲乘客端和司机端计价规则

其实,差异化抽成的原理解释清楚、标准公开,更容易获得乘客和司机的理解。传统出租车行业的份子钱形式上是司机缴费给公司,乘客对此可能不会在意。而平台分成模式中把本来隐性的三方关系显性化,乘客对信息透明化也就有更高的要求。这是互联网技术应用产生的必然结果。

而网约车平台从互联网企业高成长模式逐步回归正常经营模式,减少了补贴力度和补贴方式,也是引发这场风波的一个原因。

互联网企业的高成长模式简单的讲就是花钱补贴用户以实现市场快速扩张。2014 年网约车行业对乘客直接返现、随机减免,对司机也是各种奖励,很多老乘客、老司机还记忆犹新。但在商言商,高额的补贴不可能长期持续。

▲滴滴快车司机收入明细
▲滴滴快车司机收入明细

补贴减少带来的损失感让司机感到“赚钱少了”、乘客感觉“打车变贵了”,因而产生了平台分成太高的直观判断。这也是这次风波的重要原因。

如果平台能未雨绸缪,预先做到充分的信息公开,当然会更好。但是滴滴迅速对公众做出回应,仍然是值得肯定的,其他平台会不会跟进公开,我们也拭目以待。身处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互联网企业应该充分考虑的一点,公众对信息透明的要求更高了。

最新新闻
加载新闻列表

代码交流 2021